电竞段子游戏段子-游戏梗 - 斗玩网

《一个段子手的自我修养》

前有瓜皮主播用放大镜放大屏幕来击杀敌人,不过要是屏幕分辨率低,估计玩的就是我的世界版《绝地求生》了,今天要介绍的这个是最近大火的吃鸡专用键盘。 堪比物理外挂的《绝地求生》“吃鸡专用键盘”到底怎么样? ..

废凯者,鄂中武汉人氏,字暗凯,号厂长。废凯于壬辰年(2013)习得打野之法,效力于王朝WE,混迹野区,如日中天。曾言:“吾能养豚于敌之野区。”故厂长之名不胫而走。 S3,废凯在王朝内夺权失利,加之黑马、皇族二国崛起,乃叛WE,携数位重臣投奔于新国EDG。EDG得WE旧臣,如虎添翼,当年九州之内,能与其抗衡者,唯黑马、皇族二国。其国师(教练)扬言,S3冠军非我莫属,引得豚子一阵欢呼雀跃。 及登S级舞台,废凯因前日与妓颠鸾倒凤,失精过甚,不禁手脚发冷,眉心冒汗。战火纷乱之间,凯新主被皇族乱刃斩于马下,止步八强。自此,豚子与皇族不共戴天,纵然皇族获得亚军,仍不免遭豚子炮火轰炸,人言可畏!癸巳年(2014),废凯与新主卷土重来,称霸宇内,自春及秋,无人能出其右,豚子乃呼:“吾之厂长乃世界第一打野。”然而,EDG内战如虎,外战如狗之说法已有传闻。当年之末,传闻坐实,EDG复止步八强。 甲午年(2015),EDG随天下大势,乃拜胖与羊驼为大将,斥重金。然则胖何许人也,高丽一流战将,区区黄货,怎入法眼。废凯见此,乃跪地呼曰:“父王,请救孩儿于水火!”胖感其孝,乃随军征战。 得高丽战将,EDG乃成国内雄主。不料S6八强赛上,胖将军腰伤突发,临时命其小学弟披挂出征,果然被虎牙斩于马下。然此役凯虽随军,庸碌无为,遂坐实废凯之名。废凯之职业生涯大抵如此。

---网友虚构

从前有一个书生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于村门口捡到了一匹被人遗弃的幼马。书生父母早亡,只留下一间破瓦房,家徒四壁,屋中寒冷萧瑟。幼马体弱,畏冷惧寒,书生为了不让幼马冻死,去镇上捡了个人家不要的破火炉,点了些柴火在房间里取暖。幼马便紧缩在炉子旁,书生靠在炉子另一边,借着微微火光通夜苦读经史子集。 日子便在一人一马的相互依靠下一天天过去,那匹小马也慢慢长大,也能略微帮着书生驮运东西、料理农活,但或许是幼时体弱虚寒,每个冬天它都得靠在炉子边才不至于瑟瑟发颤。书生勤奋,渴望考取功名,却连一支好点的毛笔都买不起。一天,他看见自己的马儿,突发奇想,便用一缕马鬃,一节竹管制成了一支毛笔,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金榜题名。 这年,书生要进京赶考,但他实在舍不得家中的爱马,可这匹马体弱多病,进京路途又山高水远,无奈之下,书生只得强忍不舍,拜托邻居照看家中的马儿,怀里揣着那支马鬃毛笔便风尘仆仆赶考去了。考场上这书生厚积薄发,下笔如神,一篇文章花团锦簇,当即被考官相中,高中进士。书生认为这是马鬃毛笔带给自己的福气,思念家中马儿,带着朝廷封赏,喜气洋洋的便赶回家乡。 话说书生衣锦还乡,正是意气风发之时,回到家乡却突闻噩耗——他家马儿已经死了。原来去年冬天家乡遭遇雪灾,大雪封村,他邻居无奈之下只得进城避难。他邻居想将书生的马一起带走,但任凭邻居如何手段,那匹马就是不出书生家门一步。无奈之下,邻居只得离去。等到书生推开家门,看到家中马儿已经活活冻死,而它仍旧痴迷地靠着那冰冷的火炉,仿佛等待着主人的归来。书生悲恸万分,只能将马儿厚葬。 书生进士之身,在家乡当起来了父母官,为官仁政爱民。他把之前家中的破旧火炉移到新的居所中,也不生火,只是经常呆呆的靠着。他收到很多商贾赠送的文房四宝,其中不乏好笔、名笔,但书生独爱那只马鬃毛笔,无论办差还是批阅常备身边。夜里回到家中,便解下那只马鬃毛笔,挂于炉檐,以此怀念死去的爱马。书生的官声远播,镇上的大员愿将家中千金嫁与书生,于是书生便成了亲。千金小姐锦衣玉食,嫁到书生家中后竟然看到房中有一破旧火炉,实在觉得碍眼,就趁着书生出府办差吩咐仆人将炉子扔了。夜里,书生回府,欲将毛笔挂于炉檐,却得知炉子被夫人扔了,大发雷霆,斥责仆人赶紧去把炉子找回来。夫人见相公如此震怒,跪地稽问道:“老爷,一个破旧炉子,何至与此?” 书生一听,满腔怒火化作悲伤,潸然泪下,慨然道:“炉本为死马挂笔。”

---网友虚构